学院新闻
首页 > 学院新闻 > 正文

​汪永进:“洞穴”里走出来的古气候学者

文章来源:原创   |  发布时间:2018-03-12  |   【打印】 【关闭

他高考填报志愿时被调剂到了中学学得最差的专业……

  从事技术员工作两年后又重返校园继续深造……

  “非典”期间,他隔着学校大门,在烈日下指导博士生论文写作……

  年近60岁仍带领学生在野外采样实习……

  他是石笋领域首屈一指的专家,也是一名基层党务工作者……

  他就是南师大地理科学学院汪永进教授。


  春节刚刚过去,汪永进教授就回到地理科学学院,带领研究生继续新的实验。

  误打误撞进入地质学领域的大门

  时光如果倒流至中学时代,那时候的汪永进绝不会想到自己将来会从事古气候研究,因为在各门功课中,地理是他学得最差的一门。在高考填报志愿时,他的第一志愿是南京大学的数学专业,但是未被录取,而是被调配志愿到地球化学专业。汪永进当时认为化学专业也不错,就高高兴兴地到化学系报告,却被告知地球化学专业在地质学,就这样误打误撞进入了地质学领域的大门。

(汪永进中学时照片)

  1982年,汪永进以优异的成绩从南京大学毕业,进入江苏省陶瓷研究所从事技术员工作。本科阶段的系统学习已经让他对地质学产生了浓厚兴趣,而技术员的工作已然不能满足他对地质学的探究。因此,2年后汪永进回到南京大学继续攻读沉积岩石学硕士学位。而后博士阶段的学习更让汪永进对地质学达到了痴迷境界,几乎放弃了所有节假日的休息,在狭小的实验室废寝忘食、夜以继日学习和工作。功夫不负有心人,最终他的博士论文《南京石笋记录的末次冰期气候事件与全球对比》获得了全国百篇优秀博士论文奖。汪永进的求学经历告诉我们,兴趣是可以培养的。

  1993年,南京汤山地区猿人化石的出土引起了国内外学术界的轰动。汪永进此时也来到南京猿人洞进行相关考古工作。在工作之余,他被地上散落的一根根圆柱体石头所吸引。这些石头就是现在很多溶洞景区中很常见的石笋,因其形似竹笋而得名。受过地球化学的系统训练,汪永进很快意识到这些石笋在形成过程中很可能记录了当时的古环境信息,当即捡了几个石笋回来研究。这几根石笋样品的初步测试结果令人非常振奋,为了进一步证实数据的可靠性,汪永进在国内外多家研究机构进行了数据测试结果对比。确认无误后,他便撰写文章向《Science》投稿。文章一经发表,便得到了国内外古气候专家的广泛关注和肯定,被美国科学促进会评选为近十年发表在《Science》期刊所有领域最具影响的31篇论文之一。也许汪永进自己也没想到,从他踏入猿人洞偶然捡起石笋那一刻起,从此与石笋结下不解之缘。

  此后,汪永进开始在全国各地采集石笋样品进行更深入的古气候研究。洞穴通常处在深山老林、山路崎岖、人迹罕至,野外采样是一项艰苦而又危险的工作。2001年夏末,汪永进带着团队通过一条约6公里长的小路,盘旋着70º山体而上来到湖北神农架天鹅洞采样考察。返回时天降大雨,本已泥泞的小路更加难走。在加上还背有几十斤重的石笋,结果一不小心在山上滑到,整个后背被石头刻划撞击一片青紫,两层外衣均划破,鲜血淋漓。当随行人员找到他时,物品散落一地,但石笋仍紧紧地抱在他怀里。在这样的野外工作中,受伤也就成了家常便饭。

  2017年,近60岁的汪永进仍然带领学生在野外采样,洞穴中的通道有时只允许一个人匍匐前进,是对体力非常大的考验,但当看到质量非常高的样品时,他认为这些辛苦都是值得的。但就是凭着这数十年如一日的工作精神,汪永进在2005年和2008年相继在《Science》和《Nature》上发表学术论文,成为了这一研究领域首屈一指的专家学者。研究成果入选“2008年中国高等学校十大科技进展”和“2008年中国基础研究十大新闻”,2014年获教育部自然科学奖一等奖和国家自然科学奖二等奖。

  对于汪永进来说,进入地质学领域学习可以说是误打误撞,选择石笋进行古气候研究也是机缘巧合,但如果没有对科学数十年如一日的探索精神,难以想象汪永进可以取得今天的学术成就。


  喜欢讲故事的引路人

  与其戏剧性的科研生涯不同,汪永进从小就萌发了从事教育事业的想法。在中学读书期间,那时师资比较缺乏,每当任课老师临时有事,他就替老师给学生们上课,并专心琢磨如何上好一堂课。长此以往,汪永进上课形成了自己独特的风格,总能给人留下深刻印象。首先,汪永进很喜欢讲故事,一个看似枯燥乏味的科学问题,经他一讲就变成了一个生动的故事。其次,汪永进上课时肢体语言非常丰富,配上幽默风趣的语言,让学生在轻松的氛围中掌握知识。

  汪永进一直把自己称作是学生的领路人,所以他总是把最新的信息、最前沿的资讯,深入浅出地告诉学生,以此激发学生对科学的兴趣和热情。《地质学基础》、《现代自然地理学》本来是很枯燥的课程,在他的教授下却充满趣味。经常有学生因为上了这门课而决意考他的硕士研究生。在学生眼里,汪永进上课总是充满了激情和幽默,他的高瞻远瞩、深入浅出以及趣味横生使课堂充满了活力。地理野外实习教学风吹日晒,十分艰苦,一般安排年轻教师带队实习。但汪永进认为地理本科实践教学非常重要,因此每年的野外实习他总是亲自带队,从他第一次上课到现在,20年来从未缺席。

  2009年秋季野外实习时,汪永进大拇指指甲不小心被石头划穿,鲜血直淌。医生建议至少一个星期,可他第二天仍然出现在野外这个大课堂上。他的全身心投入,收到了很好的教学效果,2002年获国家优秀教学成果二等奖,2004年江苏省优秀教学成果一等奖,主讲的《现代自然地理学》2004年获国家精品课程称号。

  他对本科生这样,对研究生也是如此。为了更好地指导研究生教学,他大部分时间都待在实验室里,和研究生一起整理材料分析数据,启发他们开阔思路。熟悉他的人都知道,无论是节假日还是晚间,你只能在实验室找到他,很难在家中和他联系上。

  2003年“非典”期间,单位实行封闭管理,恰好他的一位博士面临毕业。汪永进隔着学校大门,在烈日下指导她学术思想凝练和毕业论文写作。2007年大年三十,他的一位博士打电话告诉他在科研上遇到一个难题。汪永进骑上自行车,到办公室和学生一起,解答了疑难。汪永进对学生的要求也非常严格,不允许有丝毫的浮躁和马虎。

(汪永进指导教师和学生观测标本)

  2007年夏季,他指导的一位博士投稿的论文已被录用,准备发表,在最后定稿时汪永进发现证据尚不充分,立即让他重新做实验,反复论证,直至完全满意为止。正是在汪永进这样严格的指导下,他的研究生大都在高级别的期刊上发表论文。另有多名研究生获得了“江苏省研究生创新计划”资助和江苏省优秀硕士论文奖,他本人也获得2003年江苏省“优秀硕士研究生导师”、2005年江苏省“优秀教育工作者”称号。


  老党员的树人情怀

  汪永进是一名有30年多年党龄的老党员,也是一名基层党务工作者。从1995年起,他就开始担任自然地理教工支部书记。他深深认识到,高校承担着人才培养、科学研究、社会服务、文化传承等重任,高校教师支部是党在教学、科研、管理第一线的战斗堡垒,如何有效开展高校党建工作,是他一直思考和实践的问题。

  多年来,他在这个与科研工作完全不同的领域里,他积极探索,与时俱进,努力增强工作的针对性和时效性。他以树人为目标,以学科为抓手,以团队为纽带,将支部活动与学科建设、科学研究、教育教学相互融入,提升了党建工作的层次和境界,探索出一套具有高校特色的支部工作方法,称之为“树人工作法”。汪永进积极带领整个支部的教师共同发展,他组织教师们深入开展国际学术交流,培养国际思维,开阔学术视野,通过“请进来、走出去”的方式培养了一大批在国内外有影响的学科带头人。

  汪永进也非常重视对于青年教师的培养。他根据青年教师学历层次高、知识面广、思想活跃、接受新知识能力强的特点,制订了青年教师培养计划,利用组织生活、学术活动等多种形式教育引导,倾注了大量心血。在他的影响和帮助下,青年教师迅速成长,在教书育人、科研创新等方面均作出显著成绩,成为学校乃至江苏高校教学科研的骨干力量。

  “党员的先进性体现在平凡的本职工作中,把本职工作做到最好,就是党员先锋模范作用的充分体现。”汪永进说,“在工作和经济双重压力下,坚守职业精神和改善生活如何并重发展是现实中高校青年教师党员面临的实际问题,也是作为一名支部书记需要破解的难题。”

  面对现实问题,汪永进从不回避,在党员民主生活会上,从不假、大、空。他始终坚持“正人先正己”,常常以自己人生经历激励青年人坚持自己的理想,着眼未来,从点滴积累做起,先做好教学、科研,才会进一步改善生活。汪永进总是无声地践行着党员职责,将党员引领示范作用落实在每个细节。1997年,汪永进同志积极响应学校号召,不顾自己身体瘦弱带头义务献血,以自己的实际行动感召了一大批人。

  由于汪永进的出色表现和辛勤工作,自然地理教工支部2002年度被评为南京师范大学先进党支部,以该支部党员为核心的团队2006年荣为教育部长江学者计划创新团队,2007年获 “江苏省五一劳动奖状(班组)”称号。他本人在2003年度他被评为南京师范大学优秀党务工作者,2004年度江苏省优秀党员,2011年被评为江苏省优秀基层党组织书记,2016年获“全国优秀共产党员”称号。

  “干一行,爱一行,专一行,精一行”,这是汪永进的真实写照,也是给学生人格上的影响和道路上的指引。(“每周一星”系列之二 供稿单位:地理科学学院党委 文/陈仕涛、王权、潘文娇、郭亮)